工地上新来的年轻人
      来源:企业文化中心  作者:肖俊文  时间:2018-08-21  点击量:   
      【字体:

      2300多公里!

      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刚分来的小伙子傻眼了,“我二十年加起来也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啊。”

      远,实在是太远了,几乎每个到喀双项目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叹。这个地处戈壁荒滩,新疆与蒙古交界处的项目部,夏季最高气温40℃,冬季最低气温达零下37℃,可以说是人类生存生活的噩梦。

      “如果不是有这个工程,这片区域就是无人区。”门卫鄂军青是一位在新疆生活了30多年的本地人,对这位白白嫩嫩的“城里人”能扎根此处很是怀疑。

      这位小伙子是2018年新分到项目的学员胡浩添,毕业于大连交通大学的他,在经历过短暂的错愕之后还是毅然踏上了这块人们避而远之的不毛之地。

      据了解,新疆喀双项目部位于奇台县境内,但是离县城约200公里,出去办个事来回就得六七个小时。环境差,项目周边放眼望去不见丁点绿色,便道旁偶尔冒出来的小草都是耷拉着个脑袋,一脸枯黄。位置偏,从地图上看,项目部就是一个中蒙边境上的一个小点。“家人和我共享位置还以为我要出境了呢。”胡浩添笑着说。

      从繁华的城市到荒凉的戈壁,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落差。当被问及有没有后悔来到在这个连4G网都用不了的地方时,小胡一脸憨笑:“其实也没什么了,年轻就该多走走,多见识见识,大学的时候我只有三个说得上话的室友,而这里所有人都像是兄弟姐妹。”顿了顿,这个小胖子捋了捋头发,露出一口白牙“我喜欢这里的氛围!”

      小胡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一年中最热的天气。可奇怪的是,这里不像内地,一热就满头大汗,反而时不时有风吹来,很是舒爽。所以这位满是好奇心的年轻人老跑出去享受大自然的“馈赠”。直到有一天同事小陈拉着他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知道葡萄干是怎么做的么?”“书上说,风干的啊”“那你以后多跑出去吹吹风!”小胡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老感觉嗓子眼不舒服,还以为是水土不服呢,原来是这大漠的风带走了身上大量的水分啊。

      随着施工紧张有序的进行,小胡也开始入手了部分工作。从项目上场以来,喀双项目部就一直秉承着“不畏艰险,勇攀高峰”的企业精神,坚持“高起点,高标准,高速度,高质量”的“四高”原则,一次又一次的向荒漠“亮剑”。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95后能否适应项目部的节奏,跟上百日大干攻坚战的步伐呢?

      “咦?胡浩添人呢?”刚起床的室友揉了揉眼睛,对面床铺整整齐齐,却早已不见小胡的身影。原来啊,新疆与内地有着不小的时差,项目部定的上午九点上班,小胡七点就醒了过来,索性爬起来到办公室学习业务工作去了。“我专业不对口,好多事情不懂,只有多学习请教才能成长起来。”小胡始终相信勤能补拙这句老话。就是凭着每天早起两个小时学习的韧性,胡浩添已然从一个连“三重一大”和“三会一课”的概念都分不清的小白迅速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综合办文员。

      对于晚上十点钟才天黑的喀双来说,凌晨一点那才开始叫深夜。而刚刚从工地巡线回来的党工委书记何保成看到办公室居然还亮着灯光,不禁眉头一拧,这是谁这么粗心大意忘了关灯?走过去一看,小胡正在归纳整理着各类文件和会议纪要呢。这位铁道兵出身的老书记挺了挺腰板,脑海中没由来地想起了小胡的那句顺口溜:“惟楚有才北疆大漠建功去,于斯为盛燕然勒石纪勋还。”


      新疆喀双风光掠影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三分快三开奖历史